【胖戈吨~~~楼尚是我们家的!!!你只配圆滚滚地ヾ?≧?≦)o死开!】

  【楼尚楼尚,生来高尚。被甩哥每一次给人家写的酒评,都是写好话,最差的,也是不予置评。只有胖戈吨才是迷之自恋,鬼之毒舌。】

  【快点换镜头,快点给我们看wuli尚尚,小小的手机屏,承受不了你大大的三百斤。】

  帅戈的直播日常,就是被粉丝嫌弃的日常。

  放到平时,帅戈肯定是要和粉丝,讨论五分钟,互怼两小时。

  但今天情况特殊,要是错过了精彩的内容,不要说粉丝,他都过不了自己作为段子脱口秀一哥的“职业道德”关。

  帅戈把镜头从自己的脸上移开,对准了舞台。

  文艺走回她刚刚摔跤的地方,从一个她摔倒之后就没有捡起来的包里面,拿出一个透明玻璃瓶。

  光溜溜的方形玻璃瓶身,最原始的软木塞,连个酒标都没有。

  瓶子里面装着焦糖色的透明酒液。

  文学贡献自己的右臂给文艺当“扶手”,以防文艺再一次跌倒。

  文艺一路走,文学一路跟随。

  活久见系列之——来自国民绅士的老佛爷待遇。

  “萝魔女孩”拿着酒,来到楼尚所在的隔音玻璃房外,用启瓶器打开用来密封玻璃瓶的软木塞。

  文艺动作娴熟地倒了两杯酒,一看就是酒中高手,无愧于酒文化大使的称号。

  文艺倒的酒,一杯让机械手臂送进隔音玻璃房给楼尚,另外一杯,给到了现场的工作人员:“麻烦你把这一杯送进检测机器,但要记得等评酒师写完报告再让机器开始检测哦。”

  文艺说话的电力太强,工作人员被电得差点撒了杯中酒。

  惹得现场又是一阵夹杂着嘘声的笑语。

  萝魔女孩子的宣言,从这一刻开始进入到执行阶段。

  与世隔绝状态的楼尚,听不到外面的声音,也看不到外面的场景。

  这个散发着匠人气质的男生,并没有因为视频播放系统“故障”,需要多等几分钟,而表现出一星半点的不耐烦。

  他就那么无声无息地等着,直到机械装置把第三杯酒送到他的手边。

  “之前品鉴过的两款酒,首席评酒师写品鉴的时候,大家都能看到那款酒的视频介绍。作为文化酒业的酒文化大使,肯定不能破坏这里的规矩,对吧?烦请导播帮忙播放,我刚刚让现场导演拿给你的视频。”

  文艺一面和观众互动,一面告诉导播自己已经准备就绪。

  平时说话,声音就已经够酥麻了,请人帮忙的时候,那个语调,简直……

  文艺站到了大屏幕的下方,准备开始介绍。

  楼尚动作优雅地拿起了机械装手臂递到他面前的品鉴杯。

  接下来,就应该和之前两次一样,轻轻地闻一下,然后再浅浅地尝一口。

  大屏幕里面开始出现苏格兰高地史诗般的风光。

  深绿色的草原追着深蓝色的山脉,一路奔向挂着粉色云朵的紫色天空。

  这不是传统的景色,而是一幅古老的油画。

  现场有一小部分人被苏格兰如歌如诉的风光吸引,但更多的人,还是好奇玻璃房里面,楼尚对加塞的这瓶酒的品鉴结果。

  酒厂代表们也不是没有想过要砸楼尚的“场子”,只是他们不曾有这样的机会。

  仅仅一秒的期待过后,现场有很多代表的脸上,就挂上了不解的表情。

  杯子才拿到一半,还没有到楼尚平时闻嗅的高度,酒就全都被倒进了漱口杯旁边的废水桶里。

  文艺的身位,背对着直播楼尚品酒画面的屏幕。

  所有的观众都在上帝的视角,只有文艺这个扬言要砸场子的人,不知道楼尚在做什么。

  文艺听到视频的配乐响起,就非常有范地开始介绍:“今天,我给大家带来的这瓶酒,是来自苏格兰布伦施威格家族的……”

  又是一句话还没有说完,经验丰富的“救场主持”,就从现场观众惊诧而又精彩的表情里面,察觉到出了问题。

  文艺转头看向直播楼尚写评鉴报告的那个屏幕。

  然后,她就看到,那个从来没有给任何一款酒写过差评的殿堂级评酒师,在写字板里面写下了四个字——谋财害命。

  有没有搞错?

  这还不算完!

  评酒的时候,从来都只写字,绝不会开口说话的、天生高尚的楼尚,竟然对着隔音玻璃房里面,那个足足做了四年摆设的话筒,字正腔圆地说了四个字:“谋财害命”。

  尝都没有尝一口,嗅都没有嗅一秒,却连着漱口两次,并且破天荒地直接被刺激到开口说话。

  帅戈直播间的粉丝沸腾了:

  【终于听到仙人一样的尚尚,仙人一般的声音了!我的人生从这一刻开始圆满。】

  【你们是不是都和我一样,是第一次听被甩哥说话?!!!!!!!】

  【姐妹们,不要打我啊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喜欢酒,更喜欢你的酒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道门振兴系统只为原作者飘荡墨尔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飘荡墨尔本并收藏喜欢酒,更喜欢你的酒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