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

  裴行俭抱拳施礼,道:“小弟这就出发前往宋平,兄长保重。”

  此次北上宋平县,无论结果如何他都要在此之后返回华亭镇,市舶司离不开他的主持。若非水师当中薛仁贵等人或是被房俊调去右屯卫或是进入刚刚成立的讲武堂学习,哪里轮得到他来林邑国负责安南战局?

  神色之间难免有些失落,终究还是不能领兵上阵驰骋沙场啊……

  刘仁轨先是抱拳还礼,而后拍拍配型将的肩膀,笑道:“何必这般颓丧?你与吾等不同,吾等不过是仗着一腔血勇冲锋陷阵,这辈子充其量也就是一个名将,你只要主持华亭镇市舶司稳稳当当的,日后可是有入阁拜相的机会,挥斥方遒指点江山,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裴行俭长叹一声:“可小弟还是向往这等金戈铁马的军旅生涯啊……”

  他出身名门,乃是有数的世家子弟,素来以风流儒雅著称,骨子里却有着难以抑制的跳脱与冲动。

  登阁拜相、指点江山?

  那不是他要的。

  大男儿当纵马驰骋横行大漠,孤军深入擒杀鞑虏,那才是恣意笑傲不负平生!

  对揖一礼,裴行俭大步离去。

  刘仁轨伫立窗口,看着裴行俭带领亲兵纵马驰向码头而去,不仅摇头失笑。

  好好一个世家公子哥儿,为啥弄得好像金戈铁马的沙场战将那般豪气干云飒爽浪荡?

  紧了紧甲胄上的丝绦,刘仁轨大步走出门口,在亲兵部曲的簇拥之下飞身上马,一路疾驰来到总督府不远处的兵营,见到三千兵卒已然枕戈待旦蓄势待发,便坐在马上大喝道:“随某前往僧伽补罗城,看看那帮猴子死绝没有,咱们鼎定乾坤!”

  “喏!”

  一声闷雷也似的应诺响起,震荡四野!

  僧伽补罗城已经成为人间炼狱。

  虽然是林邑国的都城,但整座城的建筑并不雄伟壮观,只是随处可见的佛寺与砖塔昭显着这座城池的地位。

  城墙高不过一丈,皆是以青砖砌筑,勤王之师的兵卒人叠人或者砍伐一些树木当做梯子,便能够轻易的爬上城墙……

  林邑国并没有多少正规军,除却国王的禁卫之外,全国的军队也不过万余,尽皆在大将军伽独的掌控之下,此刻尽数都在城中。勤王之师来自全国各地,都是各方豪族势力的奴隶以及豢养的私军,战斗力极其低下,但是对于命令能够不折不扣的执行。

  哪怕明知是死,也没人敢退。

  这并非是精神意志方面的体现,而是在林邑国,奴隶是与牛羊一般的私产,生死尽皆操在主人之手,一人逃跑,那么全家都要被坑杀!

  勤王之师在诸葛地以及一众将军的驱策之下不要命的往城墙上进攻,城上的伽独则率领精锐的叛军占据地利死战不退,勤王之师的伤亡人数不断增加。然而随着死的人越来越多,尸体渐渐在城下堆积成山,后续的奴隶则踩着尸体更加容易爬上城头,叛军的地利之势渐渐消弭,形势岌岌可危……

  伽独早已成了血人,手中的宝刀不知砍杀了多少人,刃口业已翻卷,渐渐迟钝不如往昔锋利,身上喷溅的鲜血嘀嘀嗒嗒在脚下凝聚成一个血洼,整个城头也已经被尸体和鲜血填满。

  “大将军,守不住了……”

  一个亲信将领身被数创,一身血迹来到伽独身边挥刀斩杀一个刚刚攀上城头的敌人,剧烈喘息着说道。

  伽独难得的喘息了一阵,目光凝重的望着城下连绵一片的火把以及不要命一般向着城墙猛攻而来的敌人,沉声道:“伤亡情况如何?”

  “还好,咱们占据地利居高临下,伤亡并不多,只是这些奴隶越死越多,已经堆成了山,马上就要跟城头持平了,在这么下去地利优势尽失,咱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天唐锦绣房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道门振兴系统只为原作者免费阅读全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免费阅读全文并收藏天唐锦绣房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