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

  苏定方凝立在顾家坞堡的正堂内,垂首看着眼前的少女。

  精致的面容,娇小的身姿,细嫩的肌肤,秀美如荷,充满了江南水乡的婉约和灵韵。只是那本是秀美灵动的眸子,此刻却充满绝望的哀伤……

  “早知道,这一天终究会来……”

  少女喃喃低语,清亮的泪珠儿顺着光滑的粉腮滑落。

  也不知她口中的“这一天”是什么意思,是顾家终究多行不义必自毙,还是说杨颢的命运早已注定,无论是顾家败落亦或复辟成功,杨颢也终究要死……

  苏定方沉声说道:“某并没有答应杨公子定会保你一命,毕竟顾家罪大恶极,已经涉及谋反作乱,谁都没有权利放你活命。不过某会在呈文之中替你说情,你只是一介女流,若没有怀上杨颢的骨血,想必也是有活命的机会的。”

  眼前的少女是被他的父亲送到杨颢的床榻上的。

  本该是满腔怨气的怨恨被当做安抚杨颢的棋子,自己如花似玉的身子白白给了杨颢这个中年男人……可是从杨颢临死前的牵挂,以及少女现在的肝肠寸断,却颇有一种郎有情妾有意的缱绻恩爱……

  不过想想也是。

  杨颢身为前隋帝胄,身上有着帝王血脉,气质自然迥异于常人。兼之幼时接受到最好的教育,才华横溢温润如玉,又正当一个男人心智成熟的年纪,最是吸引这等怀揣春梦的少女。

  一个娇美温婉,一个丰神俊朗,相互爱慕自然分属寻常。

  少女凄然一笑,说不尽的清秀哀婉,道不出的心丧若死……

  “多谢将军成全,不过,想来还是不麻烦将军的好。”

  她拭去脸上的泪珠,咬了咬嘴唇,怯怯的说道:“如果……有可能的话,小女子想请求将军,能不能在给皇帝的呈文当中,写上小女子乃是杨郎的妻室?”

  那双本已生无可恋的眼眸,直直的看着苏定方,充满了祈求和憧憬。

  苏定方楞了一下。

  少女垂下头,轻声说道:“生当同衾死同穴,妾虽无言妾已决,还望将军成全……”

  说着,她跪在地上,以头顿地。

  按理来说,她是杨颢的枕边人,与妻妾无异。

  但是事实上,二人之间并无媒妁之言,更无夫妻名分。

  苏定方为难了……

  这可是要上报给皇帝的呈文,谁敢胡诌八扯?

  顾家的男丁虽然死亡殆尽,可是仆役婢女却有无数,这等事情终究是瞒不住人的。

  少女见到苏定方犹豫,她自己亦知道此举有些为难人,不由得掩面哭泣道:“民女生是杨郎的人,死是杨郎的鬼。好女不嫁二夫,我与杨郎情比金坚,奈何世事无常,致使有情人不得眷属?从今而后,生不如死,惟愿杨郎心中念我,尚未走远……”

  哭到这里,她忽然悲呼一声:“杨郎,等我……”

  猛地站起身来,一头就向一侧的廊柱撞去。

  “砰!”

  一声闷响,少女软软的跌倒在地。

  光洁的额头依然瘪了下去,殷红的鲜血汩汩流出,眨眼间就洇湿了地面,汇聚成一片小小的血汪……

  苏定方满脸惊愕。

  他着实未曾想到,如此看上去清清秀秀娇娇弱弱的一个女子,居然性烈至此,不惜以死殉情!

  堂中的兵卒也个个目瞪口呆,面面相觑。

  一时间大堂内居然诡异的安静,都被眼前的这一幕惊呆了……

  良久,苏定方才缓缓吐出一口气,神色复杂道:“抬出去吧,好生安置。”

  苏定方刚烈半生,心中从来不曾有过儿女柔情,唯有建功立业、名垂青史方才是他一生当中追求的目标。殉情这种事情,他只是听过,却从未见过,更加理解不了。

  还有什么能比活着更加重要呢?

  尤其是这样一个弱女子,为了心中的那份至情可以以死相殉,带给苏定方的震撼实在是太大了。

  “生当同衾死同穴,妾虽无言妾已决……”

&em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天唐锦绣房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道门振兴系统只为原作者免费阅读全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免费阅读全文并收藏天唐锦绣房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