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人对视的眼中总是充满了炽烈的情绪,比如现在,赵祥雨好似已经看到对面的安道人被剥皮抽筋,千刀万剐,然后将骨头架子挂起来在江湖上游一圈的时刻。

  多么美好,用一个人的死,让东溟江湖所有人都知晓招惹大江帮是什么下场。

  安行远就没有这样血腥暴力了,管他敌人是谁,有利用价值就利用,若是没有了,打死打残祭献就行。

  道爷是爽快人,万万不做拖拖拉拉的事情。

  “我大江帮似乎也没有招惹到你安道人,不知道你为何就要与大江帮作对,是谁给你勇气,认为你有资格与大江帮为敌?”

  大江帮之所以显得有点低级,有一个原因就是明明占据了很大的地盘,但还是没办法将帮派转变为割据一方的势力。

  见面了居然打嘴炮,难道他们就不知道安行远非常精通?

  “没招惹,真的招惹,你大江帮算个什么,也有资格招惹贫道。给你明说吧,贫道就是看不惯你,难道贫道对你动手,还要问一句我能不能打你吗?”

  这一番话让赵祥雨呆住了,还有这样说的?

  怎么说的好像大江帮是弱势的一方,是被欺负的小可怜。

  大江帮众人听了这句话简直快气炸了,东溟江湖敢说这句话的人早就全家坟头草三尺高了。

  好些年没有这种人出现了,如今见到了一个,绝对不能让他简单的死掉。

  围观的人却认为妖道说的全是实话,宁水镇的黑虎帮是大江帮的附属帮派,被妖道收拾的,之后的中梁分舵被灭了,连地盘都占了。

  打上门的大江帮神识境被杀,护法被抓了之后居然叛变,被卑鄙无耻的道人调教的无比温顺听话。

  “妖道果然厉害,就算是今天死了,他的事迹至少也能流传三十年。”

  “是极是极,万花道人的名号真不是吹出来的,你们看那曾经的大江帮夏护法,实力放在江湖上难寻敌手,容貌虽然不是顶尖却也少见,竟然被他得了手,真是好手段。”

  “真是英雄出少年,呸,什么英雄,就一个恶贼,我若是能与他换个身份该多好。网”

  各种议论响起,听到这些话的安行远脸色有点发黑,很是不高兴,当然了,大江帮的人更不高兴。

  “帮主,直接动手吧,别这妖道多说,杀了他什么事情都没有了,就算在言语上占便宜又能怎样,能得到什么好处?”

  站在赵祥雨左边的黑袍人说话了,黑袍遮住了脸看不到他是什么表情,想来绝对不会高兴。

  赵祥雨还没有答话,稍稍站得有点远的水堂主就不乐意了,摇着扇子,啧啧有声。

  “听声音似乎是陈护法,好几年没有见面了,身体可安好?”

  被称为陈护法的人听到身体可安好的时候明显有点反应,似乎更加的不高兴了,其实水堂主想问的是几位嫂嫂身体可好,但很聪明的没有说出来。

  “言语取胜当然有好处,诸位兄弟上去拼命一个不慎就没了,不战而屈人之兵是最好的事情,陈护法怎么能说没有好处呢。”

  “这道人拳头上的本事本堂主的确是比不过,若是论言辞,不是本堂主看不起他,十个妖道也比不过本堂主。”

  说出的话很张狂,不过赵祥雨想了想是这个道理,水堂主没别的本事,能说会道绝对在大江帮排名第一。

  水堂主在和妖道上一次的言辞交锋还胜利了,这一次也可以让他试试。

  “你去,若是不能赢,你就跳水里游回去。”

  哗啦一声收起折扇,水堂主趾高气扬的走了出来。

  “诸位看好了,这打蛇打七寸,对准的目标要选对,本堂主不但要让妖道暴跳如雷,还能让夏护法回心转意。”

  大江帮的高层也不再将这一次当成真正的交易,因为成功的可能性实在太小。

  “夏护法气色更胜以往,想必这些时间过的很不错,不知对大江帮可以几分想念?”

  打感情牌嘛,见面就动手怎么能行,水堂主觉得自己这张脸能让任何女人第一眼就不讨厌,只要不被人导演,之后的事情就好办了。网

  “哟,原来是水堂主,好久不见啊。贫道还是把话说到这里,今天你落到贫道手上,只要跪下来磕头叫爸爸就能保住一命。”

  上来就扎心,水堂主气的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江湖上的人都知道大江帮有个没骨气的堂主,可是下跪磕头求饶的事情除了安行远谁敢提?

  “闭嘴,你这无耻妖道,剽窃本堂主的大江东去也就罢了,还敢污蔑本堂主下跪磕头求饶的事情,本堂主是那样的人吗?看看这张脸就知道本堂主是临死不屈的好汉,你以为是你,长了一张丑脸还敢出来晃悠,你这般污蔑本堂主不就是嫉妒本堂主这张脸!”

  都失去了理智,先前的想法,组织的语言全部都忘了。

  “夏护法,你真是让本堂主失望,原本以为你是个有骨气的人,没想到居然做出以身事敌的事情。”

  “你好好想想,大江帮养了你多少年,你这一身本事是怎么来的,大江帮待你可不薄,地位名望什么都给你了,你现在做的这些事情对得起大江帮吗?不管你是受了胁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请叫我邪灵道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道门振兴系统只为原作者夔不怜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夔不怜蚿并收藏请叫我邪灵道人最新章节